新秀丽(01910.HK)

被沽空后的724天,新秀丽(01910)营收、净利遭“双降”

时间:20-05-20 09:35    来源:智通财经

智通财经网

快两年了,被Blue Orca Capital沽空的新秀丽(01910)(01910),在市值和业绩上,如今都在下探。

智通财经APP了解到,新秀丽近日发布2020年Q1业绩,期内销售收入6.01亿美元,同比下降27.7%,连续五个季度同比下跌,经调整的EBITDA为490万美元,同比下滑幅度达94.2%,股东应占亏损达7.87亿美元,而上年同期取得盈利0.23万美元。

该公司Q1亏损额比较大,主要为受卫生事件影响,产生了减值费用,数额达8.2亿美元,不过即使扣除减值费用及重组费用等非经营项目,经调整的股东净利润仍亏损0.43亿美元,同比由盈转亏。

以下为新秀丽利润调整情况:

图片1.png

实际上,新秀丽自2018年5月份被沽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沽空后,业绩开始变脸,2018年及之后净利润持续下滑,股价也在持续走熊,从2018年5月初到现在,该公司股价跌去了80%。根据沽空机构当时的估值论断,新秀丽估值为17.59港元,而目前的价格已下跌至6.82港元。

业绩持续下滑

智通财经APP了解到,新秀丽是全球最大的旅行箱公司,经营历史悠久,从成立到现在超过了一个世纪,经营的产品主要包括行李箱、商务包以及女士手袋等箱包,市场覆盖北美洲、亚洲、欧洲以及拉丁美洲,旗下经营的品牌主要包括新秀丽、Tumi、American 、Hartmann及eBags等。

新秀丽于2011年6月份登录港股市场,自上市至2017年这段时间,业绩及市值都保持着良好的向上趋势,2017年收入较2010年增长了1.87倍,净利润增长了2.84倍,复合增长率分别为9.4%和21.2%。自上市日至2017年底,该公司市值(股价)涨幅2.69倍,和净利润基本保持同步。

2018年5月,该公司被沽空机构沽空,自此后业绩开始持续下滑,收入增速放缓,2019年开始负增长,2019年净利润为1.33亿美元,较2017年下滑了66.2%,2020年Q1净利润亏损7.87亿美元,调整后的净利润亏损0.43亿美元。

图片2.png

该公司的核心收入主要来源于三大品牌,分别是Samsonite、Tumi以及American Tourister品牌,从往年看,这三大品牌收入贡献“异常”稳定,Samsonite收入份额稳定在45%左右,Tumi稳定在20%左右,而American Tourister稳定在17%左右。三大品牌收入贡献往年均超过八成,2020年Q1为83.4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三大品牌,该公司其他品牌也表现的非常稳定,Speck品牌收入份额稳定在3-4%,Gregory品牌在1-3%,High Sierra品牌在1-2%,其他品牌在8-10%,可以说收入份额波动率非常小。

图片3.png

2020年Q1,受卫生事件影响,部分品牌门店关闭停止运营,新秀丽旗下的各个品牌基本都呈双位数下滑,其中Samsonite、Tumi以及American Tourister收入分别下滑26.1%、32.1%及26.1%。在地区市场上,新秀丽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北美洲、亚洲及欧洲,这三个地区收入贡献合计超过90%,Q1期间无一例外都双位数下滑。

北美洲收入份额最高,2020年Q1为38.2%,北美洲零售门店于 2020 年3月下旬全部暂停营业,也就是说卫生事件影响主要在Q2,Q1大部分时间还是正常营业的。亚洲及欧洲收入份额分别为33.8%和21.6%,期间三大核心市场各大品牌销售都不好,主力品牌基本双位数下滑。

曾记得新秀丽被沽空,沽空机构认为,新秀丽通过各种财技虚增利润,掩盖增长放缓的趋势,作为一个中档品牌,却伪装成高级奢侈名牌。实际上,该公司被沽空之前业绩还是保持良性增长的,但被沽空之后,业绩逐步证实了沽空机构的论断,收入份额不仅下来了,盈利水平也在急剧萎缩。

2020年不容乐观

新秀丽极力保持着较为稳定的毛利率,即使在2020年Q1,业务受到卫生事件影响,毛利率也为54.74%,相比于2019年年度仅下滑0.69个百分点,常年稳定在54-56%区间。不过净利率却出现断崖式下跌,2017-2019年,净利率分别为9.57%、6.24%和3.65%,2020年Q1,扣除减值费用等,调整后的净利率为-7.15%。

该公司的盈利水平萎缩主要受核心费用销售费用的影响,2020年Q1,销售费用率为49.08%,和毛利率仅差5.66个百分点,且较2017年年度增加了12.44%。另外其他两项费用,行政费用率及财务费用率整体都有增加的趋势,Q1期间合计我12.74%,较2017年度增加3.15个百分点。

图片4.png

2020年Q1,该公司净亏损7.87亿美元,主要包含了减值费用8.2亿元,这包括商誉及商名无形资产减值7.32亿美元,及若干零售点的租赁使用权资产与物业、厂房及设备减值0.88亿美元,而上年同期并无该等费用。截止2020年3月,该公司商誉值为8.4亿美元,较2019年12月减少了4.99亿美元。

由于收入下滑及费用支出增加,新秀丽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出现了负数,2020年Q1为-0.57亿美元,这其中包括了应收及其他应收项回收了1.14亿美元,而去年该项为0.44亿美元。不过该公司期末现金(现金等价物)大幅度增加,为11.68亿美元,比2019年末增加幅度达152.5%。

实际上,资金增加主要为该公司期间通过融资获得现金流,2020年3月16日,通过定期贷款融资获得8亿美元资金,20日又通过循环信贷融通获得8.1亿没有的资金,目前的贷款及借款总额超过25亿美元,占比总资产达48.6%,但这部分资金主要为长期借款。

图片5.png

新秀丽Q1期间增加了超过16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达113.6亿元的资金,主要用途主要还是为了应对2020年接下来的挑战。该公司市场分布全球,核心市场中,北美洲市场店铺基本关闭,欧洲市场也并不理想,亚洲市场中,中国区相对会好一点,而卫生事件一直延续,Q2业绩预计将会惨不忍睹。

利润连年下滑,通过经营活动补给的资金本来就很少,加上部分地区经营停滞,庞大的员工成本,店铺成本都在那摆着,介于此,该公司一口气就融了100多个亿的贷款,这是该公司上市以来从未有过且在短时间内完成的大额融资动作。

新秀丽目前经营状况遇到比较大的困境,预计2020年Q2将会有比较大的资金流出,融到的资金能够坚持多久,还要看卫生事件的控制情况。不过,公司历史业绩一路下行,即使卫生事件得到有效控制,该公司业绩不一定会得到很好的表现。

综上看来,新秀丽自从沽空后,业绩显露疲态,目前股价较沽空前已跌了八成,远远超过沽空机构的预判。